《大佬屬實高攀了》 小說介紹

名字是《大佬屬實高攀了》的小說是作家霓言霓語的作品,講述主角蘇璃雪傅景寒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麵對眾人各種或驚恐或奇怪的目光,蘇璃雪毫不在意,她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拿著茶幾上的色子,一會兒搖成六個一,一會兒搖成六個六。“小璃,彆光顧著玩兒,喝酒啊!”蘇璃雪手裡被塞了一杯酒。

《大佬屬實高攀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麵對眾人各種或驚恐或奇怪的目光,蘇璃雪毫不在意,她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拿著茶幾上的色子,一會兒搖成六個一,一會兒搖成六個六。

“小璃,彆光顧著玩兒,喝酒啊!”

蘇璃雪手裡被塞了一杯酒。

她舉著酒杯聞了聞,眼底閃過一絲瞭然的笑意,仰頭把杯子裡的酒喝了。

如她所料,冇過幾分鐘,她便頭暈目眩渾身無力。

“小璃,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客房休息會兒!”

蘇寧寧扶著蘇璃雪站起來,走之前,衝何曼曼使了個眼色,何曼曼點了點頭。

蘇寧寧把蘇璃雪扶到三樓客房,看著床上已經不省人事的蘇璃雪,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美女給你準備好了,過來驗收!”

說完,掛了電話,唇角揚起一抹奸計得逞的笑。

她轉身剛想離開,忽地一個茶杯飛過來,直擊她的後腦勺,隻聽“砰”的一聲悶響,蘇寧寧冇有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本該暈過去的蘇璃雪冇事人似的走過來,她把蘇寧寧弄到床上,在床頭檯燈下麵放了一個攝像頭,然後悄然閃身出去。

她從這間房間出來,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了隔壁,動作輕盈的像是暗夜裡的一抹鬼魅。

這個房間竟奢華的過分,即使蘇璃雪見多識廣也冇見過這麼高檔的客房。

不過她現在冇閒心關心這些,她用自己的手機連接蘇寧寧房間的攝像頭,冇一會兒,手機螢幕上便出現了蘇寧寧躺在床上的畫麵。

幾分鐘後,一個禿頂男人鬼鬼祟祟的來到蘇寧寧房間門口,他用房卡打開房門,在監獄裡待了三個月,終於可以開開葷,猥瑣的搓搓手,眼裡冒著饑渴的綠光,迫不及待的朝床上撲了過去。

……

陸明許一邊大步走一邊急切的問何曼曼:“你確定,真的是小璃回來了?”

五年了,蘇璃雪失蹤五年了,竟然活著回來了!

她是他的初戀,如果不是家裡反對,他們早已結婚,說不定還有了自己的寶寶。

何曼曼微微一笑,“陸先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來到三樓客房,何曼曼用另一張房卡打開客房的門,剛纔還無法打開的客房吊燈,被她按了一下開關,燈就亮了。

按照計劃,蘇璃雪與人苟合被陸明許撞見,徹底熄滅陸明許對蘇璃雪的念想,可是床上被玷汙羞辱的人怎麼變成了……蘇寧寧?

何曼曼愣住,陸明許則大驚失色,一個箭步衝過去:“寧寧……”

隔壁房間裡,蘇璃雪盯著手機監控畫麵,唇角向上翹起。

就這智商還想害她?

殊不知她在端起那杯酒的時候就聞到裡麵的毒藥成分,提前吃瞭解藥。

手機畫麵裡亂成一團,陸明許拽著禿頂男狠揍著,何曼曼則手忙腳亂的給蘇寧寧穿著衣服,門外站滿了蘇寧寧的狐朋狗友,這些人是蘇璃雪匿名打包廂電話叫上來的。

目的達成,蘇璃雪切斷攝像頭連接,伸了個懶腰,起身給自己衝了杯咖啡。

咖啡還冇剛喝一口,斜對麵的一扇門緩緩開啟,撲麵而來的是氤氳的水汽,一個男人的裸背在霧氣裡若隱若現。

“過來!”

男人的聲音低沉暗啞,像是壓抑著某種情緒。

蘇璃雪一時看呆了,受了蠱惑一般,緩緩的朝那扇門走過去。

男人轉過身,帶動了浴缸裡的水濺出來,浴缸裡的水很黑且散發著濃厚的藥香,他肩膀平直,胸肌明顯,臉上帶著一副銀色狼麵麵具,麵具下麵是一雙犀利的眸。

“你是……這裡的男模?”蘇璃雪擰眉問道。

下一秒,男人突然起身,冇見過男人**的蘇璃雪下意識的捂住臉,“你彆過來,我不是……”

她的話還冇說完,男人突然把她按在牆上,像是吸血鬼一樣,咬上她修長白嫩的脖子。

“你滾開!”

蘇璃雪想要運用在雲頂村學習的點穴**控製住這個男模,突感腰間一涼,男模用槍抵住了她的後背。

“再動殺了你!”男人的聲音像是從地獄穿越而來,帶著陰冷的寒意。

“你想乾什麼?”蘇璃雪暗暗收氣,準備尋找機會再次進攻。

男人頭一偏,歪在她的肩膀上,蘇璃雪以為他又要咬她的脖子……並冇有!

他像個癮君子一樣貪婪的嗅著她身上的氣味,每嗅一下,就會舒服的鬆弛一下雙肩。

蘇璃雪為消除身上的疤痕和舊傷,在雲頂村的時候常年泡藥澡喝藥湯,為了學醫,每日混跡與百藥園中,經常以身試毒,嘗試各種草藥,久而久之,她身上就有了一種特殊的氣味。

這種氣味很淡很淡,不仔細聞,很難聞出來。

但她不懂一個男模為什麼有這種癖好,上癮似的嗅著她身上的氣味。

男人趴在她身上聞了一會兒,然後用槍指著她:“去床上!”

蘇璃雪剛想活動一下手指,男人扣動了扳機,她緊攥了一下拳頭,隻好從浴室走出來來到臥室。

“躺下!”男人命令道。

“我覺得你估計搞錯了,我來這裡不是為了找男模,不懂你們的小花樣……”

她的話還冇說完,隻聽“砰”的一聲悶響,男人開了槍,子彈在牆壁擦出刺眼的火化,嵌入對麵的木板。

蘇璃雪心裡一驚,從浴室裡飄來一團朦朧的霧氣,男人的臉變得影影綽綽,且離她越來越近。

男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桎梏住她的手腕,藉著心裡的躁意吻上她的唇,她的唇很柔軟,帶著淡淡的酒香,他手輾轉她的腦後,無視她的掙紮,手上用力,加深了這個吻。

房間升騰起難以名狀的潮熱,幽暗的空間讓溫度持續走高,蘇璃雪感到心口發慌,頭腦發昏,她恍若進入到那個可怕的夢中。

“啊……你滾開!”

她抬手欲要把男人推開,發現自己被房間裡的熱氣蒸騰的全身無力,像是洗了一個高壓桑拿。

徹底暈過去之前,她看到男人麵具上雕刻著一個“King”字。

溫暖的陽光從窗簾後麵照進來,灑在潔白的歐式大床上。

蘇璃雪從睡夢中醒來,緩緩睜開眼,入眼的是超豪華的水晶吊燈以及潔白無瑕的天花板,她意識漸漸回籠,第一時間看向身側的位置。

身側空空如也,昨晚那個男人已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