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少你前妻又被表白了》 小說介紹

薑少你前妻又被表白了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滿滿師太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商婠薑司塵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薑少你前妻又被表白了結局吧。 商婠走過去,顫抖地抓住薑司塵的胳膊,“彆走,今天是我們的……”不等她說完,那雙手就被用力甩開,“結婚紀念日”這幾個字就這樣噎在

《薑少你前妻又被表白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商婠走過去,顫抖地抓住薑司塵的胳膊,“彆走,今天是我們的……”

不等她說完,那雙手就被用力甩開,“結婚紀念日”這幾個字就這樣噎在喉間。

薑司塵掃了一眼,並冇有理會商婠,隻是拉著木宛聆,推著輪椅,頭也不回地往臥房的方向去。

進門之前,還不忘回頭給商婠下最後通牒,“明天早上,我不想看到你出現在我麵前。”

商婠低著頭,盯著那雙被甩開的手,木訥地開口,“阿塵,抱抱我好嗎?”

這是她最後的奢望,在放手之前。

回答她的,是臥房門關上的聲音。

商婠整個人癱倒在地上,她拉緊身上的衣服,雙手用力地抱著自己,隻覺得,周圍瞬間寒風刺骨。

木宛聆,木心雅的雙胞胎妹妹,確實是更好的選擇。

原來,哪怕隻是替身,也是她的奢望。

五年前,她醒過來看到自己被他護在懷裡的那一瞬間,她發誓要用她的一切守護這個男人,為他生兒育女。

可無論她怎麼努力,怎麼拚命,她永遠都是他心中那抹令人厭惡的蚊子血。

兩年了,這場夢該醒了。

撿起地上的離婚協議書,她直接打開最後一頁,拿起旁邊的針,在手指上紮了下去。

當初,為了留在他的身邊,她假裝木心雅家的養女,用木心瑤的身份在他身邊守了五年。

毛筆沾上血,簽下“木心瑤”三個字。

從今以後,世上再無木心瑤這個人。

第二日,張管家親眼看著商婠為薑司塵做好最後一頓早餐,走出薑家。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正對著商婠飛馳而來。

一瞬間,商婠被撞飛到十幾米遠,猶如一個破布玩偶一樣,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血一下子染紅了冰冷的馬路,刺目的紅跟雨水混在一起,往一旁流去。

……

“少爺,少夫人被車撞了。”

聽到這個訊息,薑司塵的腿好像被針紮了一下,一閃而過的痛覺,又彷彿冇有存在過一樣。

“那就送她去醫院,等她好了再讓她走,這麼點小事還要我說?”

“不是,少夫人不見了,隻是地上有一攤血跡,還有一條血跡往森林去的。”

張靖琪在少夫人出車禍之後,第一時間出去了。

但是,他並冇有找到少夫人的蹤跡,除了血。

“給我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薑司塵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有些不耐煩。

木宛聆光著腳丫站在書房門口,望向薑司塵的方向。

“司塵哥哥,我還是搬回去吧,你有時間來看看我就好。”

“好,我讓張管家送你過去。”

薑司塵推著輪椅,往臥室走去。

推開門,一股檸檬的清香撲鼻而來,跟他臥房的風格一點都不搭。

木心瑤最喜歡喝檸檬水,每天都會摘兩個新鮮的檸檬放在房間。

薑司塵推著輪椅走到窗邊,桌子上放著她簽好的離婚協議書。

這裡麵,除了那兩個檸檬和這份離婚協議書,冇有一樣東西是跟木心瑤有關的。

他不喜歡彆人動他的東西,所以,她每次進來都是小心翼翼的。

同床共枕了兩年,他從未碰過她,甚至中間都放了東西隔擋。

偶爾她會厚著臉皮跟他蓋一個被子,但是他從來都不允許她越過那條線。

離婚協議書上血紅色的簽名,像極了墓碑上的字,好像她知道了自己會出車禍一樣。

“這字,她用血寫的?”

“是的。”

因為被他趕出去,所以,她要用這麼極端的方式離開?

“去查,這場車禍是什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