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宸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個血人。www.biqugev.cc

這一次除了敵人的,還有他自己的,在他的肩膀之上,有著一個清晰的血洞,那是耀冠留下的。

而在胸膛之處,也有一道極深的傷口,是木族的首領臨死前的一擊。

紫宸以無敵之姿,殺了七大首領,創造了壯舉,但他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

如果不是在聖符界待了數百年,紫宸又得到了完整的幽鬼噬魂法,再加上棍與盾,他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就殺死七大首領。

他站在那裡,身體搖搖欲墜,身上的傷口至今還冇有止血。

四周是震撼的眾人,他們仿若石化。

雷無勝與雷無雙想要上前扶住他,但紫宸卻是再次伸手,製止了二人的動作。

耀冠最後要說的話,雖然冇有發出聲音,但他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信用?

那是不存在的。

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講究利益。

都殺到這個時候了,冇有人願意放棄礦脈,特彆是在雙方都死傷慘重的情況下。

二人身為核心極致,很快便是明白了紫宸的意思。

這也是先前紫宸不讓二人蔘戰的原因,因為接下來還有戰鬥發生。

“殺!”

果然,喊殺之聲響了起來。

是失去了首領的七大勢力中的倖存者,他們並未按照約定後退,直接向著眾人發起了攻擊。

紫宸的眼神冷冷的看著前方,對這一幕並不意外。

他的身上忽然燃起了火焰,這是許久不曾使用過的復甦之術。

他的傷勢開始恢複,包括先前消耗的魂力。

有人向著聖雷族的其他人殺去,也有一部分人向著看似虛弱的紫宸殺來。

紫宸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在他們殺到近前之時,一道黑光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裡,如同一道黑色閃電。

是幽靈!

幽鬼與鬼靈的結合體。

先前它一直不曾出戰,就是為了等到現在。

曾經的鬼靈就十分的強大,可以無視力量攻擊。

眼下成了幽靈之後,更是強大了數倍,變得更強。

幽鬼所過,無一活口,殺傷力似乎一點都不比紫宸要弱。

“竟然還有後手?”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

戰鬥都持續到現在了,人都快死光了,紫宸竟然還有隱藏的後手。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人?

也太不把人命當回事了吧?

不僅僅是彆人的命,還有自己的命,也不當回事。

先前如果動用這種底牌的話,他能如此狼狽?

能丟掉半條命?

眾人感歎之餘,但又不得不佩服紫宸,不僅強大的離譜,本身更是有著不凡的智慧。

“這個傢夥,冷靜的可怕啊!”

何家的首領,感歎道:“在他的眼裡,利益高於一切,為了所謂的利益,人命根本不算什麼,與這樣的人為敵,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殺死對方,那將會後患無窮。”

何偉早就嚇得不知該說什麼了。

崔靚說道:“這個傢夥!”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心中,生出的感覺唯有膽寒,紫宸的心太冷了,也太冷靜了。

明明己方處於劣勢之中,偏偏還隱藏著手段,眼睜睜的看著己方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

不為所動。

因為先前的隱藏的手段,使得這場戰鬥,又有了變故。

聖雷族的聖靈一位接著一位的死去,但是七大勢力這邊,死傷更多。

而同樣加入戰鬥的紫宸,不僅冇有加劇消耗,周身不斷燃燒的火焰,似乎還讓他變得更加精神了些。

地底之中,並非一個人都冇了。

副殿主還在,雷嵐也在,因為傳送陣還在擴建之中。

先前戰鬥爆發的時候,雷嵐本意是要出去戰鬥的,結果符老說了一句,就算是去送死,也不多你一個。

她是雷地唯一的弟子,但破境的速度並不快,本身也不是核心極致,甚至在覈心弟子當中,也不是拔尖的那一撥。

她的心境,本就出現了問題。

但是上次在仙域之中,因為紫宸的事情,她的心中一直耿耿於懷,十分的自責。

這一次,外麵打生打死,就算她知道自己不能幫助紫宸做些什麼,但也不願意留在這裡。

可符老的一句話,讓她改變了主意,“你應該相信紫宸,他做事情是有分寸的,既然他敢這麼做,雖然風險極大,可一旦成功的話,聖雷族的收穫也將是無限大。一個礦脈,一個血龍峽穀,僅僅隻是占據這兩個地方,此次就已經值了。”

符老冷靜的說道:“我們無需理會外麵,隻要不斷讓傳送陣最大化即可。等下一波援兵到來之時,此地的危機自然會解決。”

戰鬥在持續著,死亡在加劇。

有了幽靈的加入,聖雷族這邊的死傷,依然在極快的增加著,局勢對他們依然不利。

麵對圍攻,雷無勝與雷無雙二人也受了傷,眼下兩位核心極致,已經無暇顧及其他。

紫宸的殺力依然十足,令人膽寒。

人群中的觀戰者裡,不全是震撼的人,還有表情冷漠的觀戰者,他們的目光,如同冷電一般,從戰場上一一掃過,似乎在尋找出手的時機。

如果仔細去看,就會發現正好有七個人。

他們像是幽狼,有著足夠的耐心,靜靜的等待著獵物體力不支。

紫宸身上燃燒的火焰,逐漸熄滅,原先丟掉半條命的虛弱狀態,恢複了不少。

觸目驚心的傷口,已經逐漸恢複。

七大勢力這邊,所有的聖靈都悍不畏死,哪怕知道上前隻是一個死,依然冇有停下腳步。

往往都是直接動用最強的手段,然後這些手段被紫宸強勢覆滅,接著被殺。

幽靈的殺力依然冇有減弱,它的速度敏捷,像是一道閃電,穿梭在人群之中。

人數在快速的減少著,似乎今天真的要全部戰死在這裡。

不知何時,紫宸的視野之中,已經冇了一位聖靈,四周到處都是屍體。

他目視前方,深吸一口氣,道:“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出來嗎?再等下去,或許你們連出現的勇氣都冇有了。”

人群微怔,不解紫宸的話是對誰說的。

就在這時,一人走出人群,向前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