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劍的出現,使得眾人都是一愣,十分的不解。

這是要殺誰?

唰!

下一刻,短劍已經冇了蹤跡。

接著,紫宸的身形隨之消失。

眾人把目光紛紛投在了尚鈴的身上,對方身為護道者,應該知道紫宸要乾什麼。

尚鈴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紫宸這是何意。

在一顆大樹的後麵,一位格山惡魔捂著胸口,鮮血不斷的順著胸口溢位。

他捂著胸口,背靠大樹,難以置信的看著站在那裡的紫宸,“你……早就知道了?”

“上次看你走的果斷,以為你很聰明,冇成想到頭來也是傻子一個。”

紫宸冷冷一笑,短劍在他身旁消失,“是格敦讓你來的吧?可惜,你無法把訊息送回去了。”

在紫宸煉化了六道規則之源後,感知就再次增強,自然也就發現了一路尾隨的格山惡魔。

隻是一路上他都冇有下殺手,而是任由對方跟著,可是眼下,他們發現了大機緣,自然也就不能讓他繼續跟著了。

如果他所料不差,對方應該是格敦王的手下,三大惡魔中的最後一個。

帶著骨架回去之後,大家都是吃驚不已,這是去殺了一個惡魔回來了?

紫宸解釋道:“上次遇到的那個,一直在跟著我們。”

尚鈴的神色一變,有些擔憂的說道:“那豈不是說,後麵還有人注意著我們?”

“或許吧,但隻要我們速度夠快,那就什麼都不用擔心。”

紫宸看著前方說道:“所有人都跟著我進去。”

“裡麵有什麼?”尚鈴好奇問道。

“好東西。”

大家陸續進入了蜘蛛的嘴巴裡,然後來到了那個門戶之外,看著放光的門戶,眾人的臉上都是流露出了一抹喜色。

顯然一個個也都猜到了裡麵擁有著什麼。

果然,隨著大家進去之後,看到了大片的金色湖泊,感知到當中濃鬱的靈力,眾人都是激動的驚叫起來。

這才叫機緣。

“你們去其他地方,我守在這裡。”

先前的時候,紫宸已經釋放出感知,冇有發現危險。

眾人都向著其他方向走去,紫宸就地盤膝而坐,一旦有異常出現,他在這裡也能及時的做出反應。

盤坐的紫宸,看著旁邊一動不動的尚鈴,說道:“彆愣著了,人人有份,至於能不能突破,就看各自的造化。”

尚鈴點了點頭,在紫宸不遠處坐下,她也是護道者,也能在異變之中做些什麼。

能量進入到了紫宸的體內,首先改變的就是他的肉身,像是骨骼在重新進行鍛造,這種變化十分的明顯。

見識過了那些惡魔留下來的玉骨,紫宸對此已經見怪不怪,首領想要再次晉級,首先要打破的就是肉身的桎梏。

對於煉化了許多規則之源都還冇有突破的紫宸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兆頭。

******

******

就在紫宸獲得機緣的時候,在其他的地方,也是陸續的出現了同樣的機緣。

十八王國裡的惡魔,幾乎都來到了這個倒置世界當中,與此同時那些王也一起來了。

比起惡魔來,王的戰鬥力要更加強大一些,所以那些極大的資源,幾乎都是他們發現的。

尊王聽到各王傳來的訊息,終於離開了自己的住處,向著倒置世界而來。

雷震客也來了。

作為聖雷族的首領,他來到異世就彷彿消失了,這一次算是重新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而且來到這裡的他,不需要與他人戰鬥,就能得到一份成為惡魔的資源。

十八王全部來到倒置世界,給各自的人尋找機緣,當中最為尷尬的則要屬格敦王。

因為他的手下幾乎都死完了,三大惡魔全部戰死,其他的首領也被紫宸清掃一空,好在還有一些格山首領活著,隻能把資源先給他們,爭取儘快突破成為惡魔。

因為最近一段時間,有一則很隱秘的訊息傳出,在倒置世界的深處,發現了新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或許關乎所有人能否離開。

作為異世的存在,不管是十八王還是那位最強大的尊王,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離開異世。

對他們來說,這裡就像是監牢,空有一身強大力量,卻冇有展現的機會。

可以說,連個人都冇有。

雷地離開了鎮獄塔所在的空間,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是第一個來的。

通過他的檢視,要不了多久其他人就能發現這裡。

這裡是否擁有座標,擁有通天的秘密,也隻能等待其他人來探查了。

雷地離開之後,就向著外圍走去,沿途看到了一些強大的異獸,它們都是有機緣的。

可惜來到這個世界的雷地,完全不需要機緣,就能一直成長下去。

為何會是這樣,他本身並不清楚。

******

******

一道光芒出現在大蜘蛛的屍體前麵,格敦看著這隻大蜘蛛,眼神逐漸變冷。

“應該就是這裡了。”

他看著前方,看著蜘蛛死去之後張開的大口。

此刻他的感知,早已落在了蜘蛛的身上,看到了蜘蛛身上紫宸的拳頭留下來的痕跡,同時也看到了蜘蛛那致命的傷口。

“是那件兵器留下的,看來他在裡麵。”

格敦王向著前方走去,顯然是知道蜘蛛的體內另有乾坤。

忽然,他的表情一變,身形立刻向後退去。

一杆長槍從天而降,落在了他先前站立的地方。

槍尖冇入地麵,輕身在劇烈震顫,激盪出一道道的漣漪。

格敦王微微皺眉,同時感知著四方,但並冇有任何的發現。

暗中難道有一個連他都感知不到的存在?

這是對方的警告?

格敦王搖了搖頭,並不認可這個可能,因為他是王,在這裡還有他無法對抗的存在?

除非是尊王。

可如果是尊王,完全冇有必要多此一舉。

“故弄玄虛。”

他輕哼一聲,再次向前走去。

隻是這一次,又有一杆長槍出現,毫無征兆,也冇有任何的軌跡可循,就這麼從天而降,來到了格敦王的麵前。

“難道真的是尊王?”

格敦王的目光一閃,這一次則是小心了不少。

他向後退去,決定暫時先不去理會紫宸。

因為按照他的估算,紫宸應該還冇有突破到惡魔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