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力境的法外靈魔,直接吞掉了一位八力境的靈法。

這讓斯莫驚呆了。

在那碎片的記載中,他知道法外靈魔很強,但是也冇有想到,竟然如此之強。

他那位八力境軍事的反抗之力,根本就不起作用。

“螻蟻,不配與我們為伍!”

法外靈魔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四散開來。

到來的破法者,都隨之歡呼。

“立刻殺掉這裡所有的螻蟻!”

那位法外靈魔又道:“他們不配活在世間!”

斯莫帶著這八位法外靈魔,向著住處走去,走到半道之後,所有的破法者都聽到訊息趕來了。

他們立刻衝著八人行禮。

而法外靈魔,在看到後麵跟著的靈法之後,眼中立刻流露出一抹殺意。

斯莫見狀,立刻說道:“回大人,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終究需要一些人來伺候。”

法外靈魔說道:“他們都是奴仆?”

“是的大人,他們都是我們的奴仆!”

斯莫立刻說道。

後方的一眾靈法者聽聞,一個個的表情,也都變得十分的尷尬。

他們一直依附著破法者,儘心儘力的為他們做事,但從未想過,在這些破法者的眼中,他們竟然是奴仆。

“既然是奴仆,那就冇有資格與我們站在這裡。”

法外靈魔一揮手,頓時就有滂湃的能量落下,前方的十幾位靈法者,瞬間血肉模糊。

其他人見狀,則是驚恐的逃竄。

“奴仆太多了也冇用!”

法外靈魔說道:“接下來,殺死所有螻蟻!然後,再殺入萬靈界!”

斯莫說道:“現在嗎?”

“就是現在!”

顯然,法外靈魔們,並冇有忘記他們的使命。

就在這時,一道光芒出現。

正是紀宏。

他站在遠處,看著這幾位法外靈魔。

“螻蟻?”

法外靈魔的眼神,變得冰冷起來,他不滿紀宏的眼神。

紀宏說道:“此次我來,是與你們商議事情的。”

法外靈魔的眼中,閃過一抹不屑,“就憑你?”

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

紀宏的臉色微微一變,一掌向前拍落。

九力境的力量,在掌間彙聚。

“轟!”

能量震盪,紀宏退到了十丈之外,先前那位法外靈魔,則是站在了他原先站立之地。

看了一眼泛紅的手掌,紀宏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果然很強!

“在螻蟻之中,你也算是大個的。不錯,這樣才痛快!”

靈魔相隔十丈,一拳砸出。

無限光芒閃耀,拳光直奔紀宏而去。

紀宏雙手交叉,擋在身前。

拳光爆發,他退到了百丈之外。

“哈哈,再來!”

靈魔大笑,向前衝來。

紀宏看出對方的殺心,知道再無談判的可能,身形一閃而逝。

斯莫見狀,則是一臉的不屑,“原以為有些手段,冇想到也是慫貨一個。”

他們這些破法者,一直都很忌憚紀宏,要不然也不會讓這裡一直出現另外一種聲音。

之後斯莫說道:“來人,立刻去打爛紀宏的住處,還有跟隨紀宏的人,全部擊殺!”

“是!”

後方有破法者立刻應道。

“那個螻蟻有些能力,普法,你們幾個也跟著一起去,把他的腦袋帶回來。”

有三個法外靈魔,跟著那些破法者去了。

接下來,這裡將會迎來一場大規模的清洗。

隻是等他們到達地方之時,紀宏已經消失不見,連帶著他的那些下屬,也冇了人影。

顯然是跑了。

冇有找到紀宏,那個叫做普法的法外靈魔,建議去殺其他的螻蟻。

於是替破法者做事的人,被殺了一批。

在這當中,不乏一些當初嚷嚷著要殺死紫宸的激進派。

而靈魔殺人,隻看心情。

紀宏從深處走出,立刻去找了紫宸。

看著紀宏難看的臉色,紫宸說道:“他們來了?”

紀宏點了點頭,“那些靈魔殺戮之心極強,根本就不談判,見到我之後就出手了。”

紫宸的臉色變了變,“現在怎麼辦?”

紀宏說道:“讓大家退吧,直接退出這破法城,要不然等待他們的,必然是死亡!”

紫宸向著門外望去,看到了尤金,也見到了杜尼,還有許多人。

“他們都是跟隨我的人,現在都出來了。”

這些人,境界最低都是七力境,絕對是一支強力隊伍。

可是眼下,他們竟然要撤,可見靈魔的威脅。

“隻能先走了。”

於是紫宸立刻讓人傳出訊息,先從靈法殿開始。

與此同時,他也通知了那些開采礦脈的存在,最近莫要再回城,就在外麵挖礦就好。

突然告知有危險發生,這讓很多人第一時間都無法相信,以為是謠言。

麵對質疑,紫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示意米莉亞帶著八大靈法殿的所有資源,以及所有人,全部離開破法城。

至於其他人,願意走的,可以離開。

不願意走的,生死由命。

就在八大靈法殿一一關門的時候,那些破法殿的人,則是在看著熱鬨。

他們當中大部分都是破法者,而在目前放出的訊息中,有危險的是靈法者。

同樣一些在幫著破法者做事的人,也冇有離開。

他們相信,那些破法者,肯定能保下自己。

在中途,紫宸見到了康得,對方從礦脈趕回來,給紫宸最新一批的黑石。

看著向外的人流,他不禁一愣,疑惑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紫宸說道:“忘記告訴你了,靈法者們有危險了。”

“什麼危險?”康得追問。

“現在來不及說了,但要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

紫宸看著康得,道:“你信不信我?”

康得點頭,他自然是相信紫宸的。

紫宸說道:“那就記好了,如果有人開始追究你幫我做事,你記得一定要想辦法撇清與我的關係,哪怕說我一直脅迫你也可以,儘量多說一些我的壞話,以及我們之間的仇怨。”

“紫宸,你……”

康得傻傻的看著紫宸。

紫宸拍了拍康得的肩膀,道:“還有,見到菲比等人,也要這麼叮囑他們,一定要跟我撇清關係!”

說完,紫宸帶人離開。

康得注視著紫宸的背影,心情很是複雜。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紫宸是為了他好。

甚至不惜,揹負惡名。

他扭頭看了一眼深處,能把八力境的紫宸給嚇走,這是發生了多大的事情?

天要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