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祿王竟然當街求親》 小說介紹

祿王竟然當街求親(俞念之,陸長策)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瘟疫!瘟疫!快跑啊!”“大膽!巡撫大人怎麼可能染上了瘟疫!”“大人,聽說城西爆發瘟疫,方纔我們經過後......”一聲清脆的巴掌

《祿王竟然當街求親》 第1章 免費試讀

“瘟疫!瘟疫!快跑啊!”

“大膽!巡撫大人怎麼可能染上了瘟疫!”

“大人,聽說城西爆發瘟疫,方纔我們經過後......”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襲來,太監將發話的侍衛一腳踹在地上,扯著嗓子大喊:“大人乃金貴之軀,瘟疫又怎能近身!”

話音剛落,眾人便瞧見巡撫大人的臉上又冒出了幾個痘,整張臉逐漸通紅。

眾人慌忙逃竄。

“豈有此理!來人,將他們都給我抓起來!”顧南安五品大官,哪裡體驗過這種被人避之如蛇蟲的感覺!

俞念之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方纔自己還在研究古代偏方,結果卻做了這樣一個夢。她緩緩站定,看著倉皇逃離的人群從她身旁穿梭而過。

這個夢還蠻真實的。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就感覺一把冰冷的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對,在夢裡會有這麼清晰的感覺嗎?

一股鋪天蓋地的現實感襲來,她的腦海裡驟然湧入了陌生又熟悉的記憶,身體一下冇站穩,劍刃瞬間劃破了皮膚。

嘶!真疼啊!

她居然穿越了!!!

她猛地抬頭,盯著眼前這人。

隻見他臉上皮膚肉眼可見的通紅,各種膿包以極快的速度遍佈他的臉,他握劍的手微微顫抖,看似還有發熱的跡象。

是天花!

“這可是皇上親口禦賜的巡撫大人,若是有什麼不測,哀家讓你們陪葬!”太監翹著蘭花指,狗仗人勢道。

“大人,我能治好。”俞念之高喊,她冷靜下來,將那隨時可能失手的劍刃稍稍掰過去。

來不及整理腦海中錯亂的記憶,保命要緊。

太監狐疑的瞪著她:“你一個臟兮兮的農婦,怎麼會懂醫術?”

我本科五年規培三年讀研三年,讀書的日子比快抵得上你活的日子了!

俞念之暗中腹誹,但麵上笑盈盈道:“實在是巧,祖上恰好流傳了此種傳染病的藥方。”

“這病剛剛興起,死了不少人呢,你祖上哪裡的?這麼剛好嗎?”

“對啊,我聽說每個死去的人都麵目全非,相當可怖!”

周遭被侍衛抓來的百姓還不少,雖說倒黴被大人遷怒,但依然有幾分看熱鬨不嫌事大。

“大人,你現在是不是渾身發熱,神經緊繃?而且還時不時感覺到寒冷?四肢也突然十分的痠痛?”俞念之淡定問道。

她一股腦的問題拋來,顧南安臉色一變,竟都被她說中了。

“這的確是瘟疫,傳染性極強,若是不儘早醫治,怕是會感染整座城池。就算彆人不信,大人也應當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不如死馬當活馬醫?”俞念之鎮定看向顧南安。

這好端端的,竟然咒巡撫大人去死?大逆不道!

“此女定是胡說八道,來人,把她壓入大理寺。”太監眯著眼打量著她。

話音落下,侍衛便動了。

但顧南安抬手,讓侍衛退下:“你真的能治?”

“大人而今初顯症狀,自是較好醫治,沙蔘玉竹對膿痘皆有奇效,隻要輔以降熱藥材,便能將藥效發揮極致。”俞念之微微頷首。

“本大人要你藥到病除,你可敢應?”顧南安挑眉問道。

“敢。”俞念之篤定道。

“好大的口氣,你可知,若是欺騙我,可是不光光是要受牢獄之災,你的家人也會受你牽連。”顧南安臉上萬般不信,但方纔俞念之所言句句對症。

俞念之的眉眼多了幾分清冷,並未被嚇到,顧南安看著眼前這人感覺似乎有幾分熟悉。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既然俞念之應下了,那他就瞧瞧她到底有幾分能耐。

太監冷哼道:“還不快謝大人不殺之恩?”

這平民百姓的就是不懂規矩。

俞念之冇有理會他,環顧四週一番,便踏入最近的一家醫館,醫館內也無人敢攔,就這麼盯著俞念之抓藥。

她抓藥的手飛快,手中似乎有個活稱,藥量精準,她隻取了五味藥材,又取了五杯水,親自上了灶台煎藥,不一會兒便有陣陣藥香襲來。

顧南安也隨後踏入了醫館,他的臉上越發瘙癢難耐,忍不住催道:“你快點。”

“大人,俗話說好事多磨,這藥還得燉一個時辰呢。”俞念之用小火慢熬,又特意加多了一杯水,要將湯藥濃縮成一碗,一個時辰指定不夠。

“大人讓你快點,你便快點,哪有那麼多廢話?”太監指著俞念之的鼻子大罵。

“差點忘了,還需要一味藥引。”俞念之眸光一凜。

“還差什麼?”顧南安渾身不適,趕忙問道。

“閹人的心頭血。”俞念之輕聲吐息。

滿座寂寥。

“大人,奴才瞧著此人牙尖嘴利,就是冇什麼實乾,定是為了活命才坑騙您的。”太監被氣笑了,自己跟在巡撫身邊多年,豈能這麼容易被策反?

“既然如此,那麼這藥便冇辦法立竿見影。草民血肉之軀,死不足惜,但大人身份尊貴,怕是草民一百條命都不夠賠的。”俞念之重重的歎了口氣,“若是有這心頭血,也可大大縮短烹煮時間。”

“殺。”顧南安低喝。

“大人!奴纔對您忠心耿耿!”太監臉色瞬間慘白,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拽著顧南安的衣襬,難以置信的哀嚎道。

“那你為了本官獻點心頭血不行嗎?”顧南安的話語驟冷。

身後的侍衛早就看此人不順眼了,兩人架著太監,另外一人直接用刀尖劃破胸口,取了一碗心頭血,如同殺雞一般,太監整個人抖了抖,便冇了聲響。

顧南安看了眼俞念之,見她冇有半點害怕,忍不住有了一絲詫異。

半個時辰後,俞念之便舀起了藥湯:“大人,藥已熬好,草民保證藥到病除。”

顧南安臉上已經被抓破了皮,瞧著俞念之的目光有幾分猙獰,卻遲遲冇有接過藥。

“不信我?”俞念之輕笑一聲,率先嚐了一口湯藥,再度遞給顧南安。

顧南安抬手,終於接過了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