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小說 >  南頌喻晉文 >   第1706章

-進了玫瑰園,南頌像是彙報工作那樣跟洛君珩詳細講述了一下在港城圍堵宋西的行動,以及她是如何看到大嫂的。

說到大嫂坐著纜車從天而降時,南頌話音一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畢竟那個時候槍口確實是對準了她來的。

洛君珩坐在書房沙發上一直叼著煙靜靜地聽著,神情冷峻,麵容沉靜,若不是他嘴裡的煙還在滾著圈,還以為他已經睜著眼睡著了。

聽南頌頓住了話頭,洛君珩微微偏頭看了她一眼,“怎麼不往下說了?”

“我……”

南頌難得有些無措,朝喻晉文看過去。

洛茵回房間卸了個妝,敷著麵膜回到了書房,一進門就道:“跟你大哥有什麼不能說的,實話實說就是了。你大哥什麼不知道。”

她盤起一條腿坐在了懶人沙發上。

南頌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好,求救的目光看向喻晉文,喻晉文半攬著她,朝向洛君珩,“大哥,我來說吧……”

他剛要開口,就被洛君珩抬手製住了。

洛君珩麵色猶如千錘百鍊的鐵器,冰冷沉定,他聲音清然,“你是旁觀者的視角,我要聽的是當事人的視角。”

他看向南頌,眼神深邃,沉緩有力的聲音道:“說出你的感受。”

這是非逼著她說不可了。

南頌在大哥目光的審視下,也無從隱瞞了,就如同老媽說的那樣,大哥什麼不知道?

她便從實招來,“我覺得大嫂是去救宋西的,我也感覺,她是真的想要我的命。要不是阿晉和羅剛拽了我一把,現在挨槍子的就是我。”

南頌儘力平鋪直敘,不帶著情緒,但很難,說到最後,還是泄露了些情緒出來。

她從來不是個寬容大度的性子,一向愛恨分明以牙還牙,宋西想害她殺她,她就不會輕易放過她,換做彆人也是一樣的。

可那個想殺她的人是大嫂言兮啊……南頌在憤懣之餘,還非常委屈。

家人在南頌的心裡總是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她心裡最柔軟的地方都是為他們留的,她也從來不曾想過,有一天家人會對她痛下殺手。

那跟被自己最信賴的人照著背後捅一刀子的感受一樣,紮心般的疼。

喻晉文知道小頌的委屈,哪怕出事之後她一直都不曾講,但他是她的枕邊人,又怎麼會感受不到呢?

洛君珩靜靜地聽完妹妹的話,湛藍色的眼眸暗潮洶湧,他開口問道:“你如何判定,想殺你的人,是你大嫂?”

“……”

大哥這麼一問,忽然將南頌給問住了。

她瞪大一雙眼睛,怔怔地看著洛君珩,一向機靈的腦袋在這一刻忽然轉不動了,結巴道:“難、難道,不是大嫂?”

洛茵、南寧鬆、喻晉文和白鹿予也齊齊地朝洛君珩看過去。

白鹿予的腦袋已經木了。

打從他坐下來,聽到“大嫂還活著”這句話,就陷入了頭腦風暴之中,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天翻地覆了。

牧老師活著,大嫂也還活著……老天爺這是在跟他開玩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