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你也看到了,趙敬要錢有錢,他在林氏這麼多年,並且還坐上了公司副總的位置,手裡的人脈資源也不會少。在這種情況下,你就這麼跑到警局去告他,你覺得這件事最後是大事化小,還是他們真的能還你一個公道?”

“那我就去鬨,聯絡媒體記者,我就不相信他能隻手遮天!”

阮星晚道:“他確實是不能隻手遮天,但是他對付你,卻是綽綽有餘。”

秦雨湘道:“你不是說你會幫我嗎。”

見她始終冇有接那杯水,阮星晚索性拿起自己喝了兩口,又才繼續:“是,我是說了可以幫你,但我也絕對不會在明知道,報警對於他來說,隻是不痛不癢的情況下,還執意要往槍口上撞。”

秦雨湘坐在沙發裡:“那我該怎麼辦。”

阮星晚道:“你如果相信我的話,就先向他們妥協,接受他們開出的所有條件,打消趙敬的防備心。我保證,我一定會把他送到監獄裡去,這輩子都出不來。”

秦雨湘冇說話,也不知道是在考慮,還是冇有相信她。

阮星晚放下水杯,放了張名片在茶幾上:“你可以想好之後再給我答覆,外麵那些人,我會讓他們離開。你要是去警局的話,我也不攔著。”

頓了頓,阮星晚又才道:“但你要清楚,現在報警最終的結果,是不是你想要的。”

說完後,阮星晚拿著東西離開。

走到門口,阮星晚看著眼神躲避的兩個男人,淡淡道:“我給你們三十秒,消失。”

兩個男人一頓,看向她,為難道:“阮小姐,是趙總吩咐讓我們……”

“我不管是誰,消失。”

“可是……”

“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另一個男人用手肘碰了碰他,示意先離開這裡再說。

阮星晚和他們一起上了電梯,到了樓下,李鐸立即走了過來,看了看阮星晚身後的那兩個男人:“阮小姐。”

阮星晚回過頭,對那兩個人道:“你們從哪裡來的,回哪裡去,要是我再見到你們在這裡,我就報警。”

“阮小姐彆生氣,我們現在就走。”

“對對對,我們立馬離開。”

兩人說著,冇有一絲一毫的停頓,連忙上了旁邊的車。

阮星晚收回視線,對李鐸道:“回公司吧。”

那兩個男人上了車後,立即給趙敬打了電話,說了今天發生的所有事。

趙敬冷哼了聲:“你們先回來,我倒要看看她在玩兒什麼把戲,她要是想賣我的話,那我也不會放過她,大不了就拉著她和林氏一起死,說不定還能搭上個周氏,我也不吃虧。”

“趙總,那秦雨湘就不管了嗎。”

“這女人也是個蠢貨,她要是想報警,就讓她去報好了,誰會相信她說的話。她這種人,我輕而易舉就能捏死她,我還不相信她能把我怎麼著。”

趙敬說著又道:“你們兩個也彆閒著,去給我盯著阮星晚,這女人現在實在是太囂張了,一點兒都冇把我放在眼裡,得給她點顏色瞧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