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到如今,周安安也知道自己找什麼藉口都冇用了,隻能儘量把責任往阮星晚身上推:“我不過是去問了問她而已,哪知道她竟然還直接出手打了我……還有不知道哪裡來的男人幫她,她不知道和多少個男人糾纏不清,之前那個孩子可能壓根兒就不是周家的……”

周老爺子雖然不怎麼喜歡周安安,但她畢竟姓周,被人打了,說出去也是丟周家的臉。

所以這種時候,他肯定是會維護她的。

周老爺子沉聲道:“安安纔是受欺負的人,你不去找阮星晚算賬,跑來找她乾嘛,辭深,你……”

周辭深打斷他:“我說了,我是來算三年前的一筆帳。”

聞言,周安安猛地瞪大了眼睛,感覺一股寒氣從背後升了起來。

三年前……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嗎!

還不等周老爺子開口,周安安便尖聲道:“是阮星晚告訴你的對不對,表哥你千萬不能相信她!那個女人為了嫁進周家不折手段,這也是她的陰謀之一,她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要報複我!”

周辭深麵無表情的看著她:“那你說,她為什麼要報複你。”

“我……”

周安安此刻已經完全慌了,一時間完全不知道該找什麼藉口,隻是急切道:“表哥你知道的,她恨周家,恨周家的所有人,所以她纔想要從我身上下手,我真的是無辜的。那件事和我一點關係都冇有,是她自己,她本來就是假懷孕,非要栽贓到我身上,我什麼都冇做過!”

周老爺子聞言眉頭忍不住皺的更深:“安安,你都做什麼了?”

看著眼前的這顆救命稻草,周安安連忙抓緊了他的衣袖:“姨父,我什麼都冇做,你相信我,我真的什麼都冇走,都是那個女人,是她恨周家,纔想要汙衊我!”

周辭深淡淡道:“你想多了,阮星晚什麼也冇有告訴我。”

聽了這話,周安安感覺渾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僵硬的轉過頭,舌頭像是被打了結似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