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玄門震動》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天下玄門震動》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浮夢流年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陳促,雲青嵐,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我一出生,就剋死了父母。阿婆算出我四柱至陽,是焚天之命。這命格刑剋六親,逢單歲還有夭折橫死之災。就算都避過了,也活不到成年!阿婆不認命,三天兩頭不是餵我喝符水,就是用枉死屍肉磨粉往我身上抹。連尋常孩童生

《天下玄門震動》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一出生,就剋死了父母。

阿婆算出我四柱至陽,是焚天之命。

這命格刑剋六親,逢單歲還有夭折橫死之災。

就算都避過了,也活不到成年!

阿婆不認命,三天兩頭不是餵我喝符水,就是用枉死屍肉磨粉往我身上抹。

連尋常孩童生日該在家慶祝,我都要去墳地,和橫死的屍體在棺材裡躺上一夜。

直到有一天,阿婆用不知從哪找來的人血,在我胸前紋了隻駱越小人,說她以後就是我的守護神,我纔好好地活了下來。

這些年下來,在阿婆的熏陶下,我也學會了她不少本領,大學的時候還為了考究古董法器,特意選了考古專業。

隻是剛畢業,冇等我去社會上闖蕩,就被她召回了家中,說是給我許了一門親事。

“上門?我相貌堂堂,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怎麼可能給人當上門女婿?!”

“不願意?!”她精瘦的麵頰垮了下來,眼睛寒光乍現。

我暗抽冷氣,發現無法忤逆她的任何要求。

“阿婆,那我多嘴問一句……雲傢什麼來路?憑什麼我就得上門?”

“雲家是大老闆。”

阿婆凝眉看了一眼身後不說家徒四壁,但也搭建了多年的老舊房子。

我心道這壓根不是錢的問題,這裡麵肯定有鬼。

而且以她的身份,提錢就太俗了。

要知道,我國自古就有‘南茅北馬’之說。

南茅以道術鎮鬼,北馬以通靈驅邪,皆有人鬼莫測之能。

而我們桂西南,也有著一種獨特的駱越巫蠱文化。

它不同於茅山養鬼,北馬五仙名聞於世,卻能通過授印的方式,用巫蠱飼鬼之法,小豢一鬼消災下蠱,大以虎符而驅萬鬼,堪比陸地神仙。

阿婆正是傳承了駱越巫蠱之術的仙婆。

我之所以冇有反抗,也正因為冇有她這層身份在,怕早給埋甘蔗地裡了。

可無法反抗,就意味著必須接受。

三天過後的傍晚,村裡果然來了迎親車隊。

氣派的加長紅旗轎車停了下來,陸續下來一男一女。

西裝革履的司機人情達練,謹小慎微地走到了阿婆麵前:“小輩見過陸奶奶,請問哪位是陳促先生……”

“茅山的娃仔吧?”

“是。”

“吉時要過了,把他帶走,不要耽擱時間。”阿婆說完背手轉身進門,頭也不回。

一男一女目光聚焦我身上。

掛泥的大褲衩,拖鞋,背心。

草率了。

本以為會早上來迎親,所以一整天都和發小在地裡挖番薯,冇來得及換衣服。

不僅我尷尬,人家表情都不對了。

“帶上你的家當。”

偏偏這時候,屋裡一隻二手蛇皮袋還被扔了出來。

阿婆,你臉都冇露,就把我‘逐出’家門了?

而且哪家傍晚才接‘媳婦’上門的?

我心中腹誹,卻隻能硬著頭皮提袋上車。

車子後排很寬敞,中間的扶手除了觸摸屏還有冰箱,唯一不好的,是豪華程度和我的蛇皮袋相沖了。

我想端詳身邊的女子,可她故意扭頭看著車外,除了皮膚白皙,看不清長相。

我不能總盯著對方看,據說上門女婿都很冇人權。

就在我還是覺得這事透著詭異時,前麵的女助理終於遞過來一份檔案。

我暗道算是有個正經人了。

不過看了這份檔案,我心下咯噔一跳。

檔案直白明瞭。

雲家,桂西南首府南市跨國酒店投資集團。

我身邊的女子,是雲氏千金,目前名義上的掌舵人:雲青嵐。

檔案上詳細記錄了她爺爺的遺囑。

其中,雲氏集團的產業如果不是我入贅雲家,一分一毫都捐獻給國家;而為了起到保護雲青嵐的效用,意外身亡也在其例,考覈期三年。

之後我將得到雲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可自由離婚。

我心中咋舌,彆小看這幾個點,那足以讓普通人一輩子衣食無憂。

當然,這麼大筆的數目,我要付出什麼?

難道僅僅是倒插門?

而且如果不指定了是我,連億萬家財都要捐了?

這什麼操作?我有那麼值錢麼?

就在我轉頭看向身邊人的時候,雲青嵐也正好冷冰冰審視我。

一瞬,我嚇得右手扶在了車門上!

不是因為她冰肌玉骨傾國傾城,而是眼前身著喜慶紅裙的大美女,立即是要枉死的氣象!

我是生日時纔會這模樣,她該不是天天都這樣吧?

還是返程路上要應驗的節奏?

撞車?墜山?落石?還是直接暴斃?

不管如何,新婚枉死,紅衣至凶!

雲青嵐呀,你還有空嫌我邋遢,腳下蛇皮袋臟?

還不知道自己什麼情況?

不對,司機也不知道?阿婆不是叫他茅山的娃仔麼?能讓阿婆這麼稱呼,多半也是行內人吧?

“陳先生,我開車還算穩,山高路遠,您隻管坐穩就是。”司機好像看出我的緊張。

我心道這司機文縐縐的,難道是高人?

既然這樣,看破不說破,我也該沉住氣,不能丟阿婆的人。

可我萬萬冇想到,我猜測的事都冇應驗,反倒應驗在更恐怖的事上了!

不說趕吉時了,車開到深夜,依舊於山路大霧中兜轉不出,車隊前車看不見後車。

等我再次回頭尋覓時,嚇得我臉都綠了,那是終生難忘的一幕。

後方車隊變成了一輛輛紮了白色花圈的紙糊冥車,車頭那,赫然擺著雲青嵐的結親照!

而且和她合影的絕不是我,是個不認識的白臉青年!

這是猛鬼迎冥親!

我毛骨悚然,一入贅一迎親,一對活一對死!

彆家是恨不得嫁個好婆家,阿婆,你給我安排的什麼親事!?

是讓我和猛鬼搶媳婦,爭著上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