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患者告訴我姐姐你男朋友是個殺人犯》 小說介紹

主角叫張櫻娜夏智的小說叫做《我的患者告訴我姐姐你男朋友是個殺人犯》,它的作者是七少爺懷裡的貓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第二天早上,血跡剛發現不久,我就帶著夏智去了那,夏智表現得很驚訝,隨即皺眉:“誰會乾出這麼殘忍的事?我記得,娜娜,你還餵過那幾隻貓是不是?”我一開始真的很想相信他,但我在他手上看

《我的患者告訴我姐姐你男朋友是個殺人犯》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二天早上,血跡剛發現不久,我就帶著夏智去了那,夏智表現得很驚訝,隨即皺眉:“誰會乾出這麼殘忍的事?我記得,娜娜,你還餵過那幾隻貓是不是?”

我一開始真的很想相信他,但我在他手上看到了抓傷,我問他這是怎麼弄的,他說是昨天傍晚去了朋友開的貓咖,幫忙照顧貓,不小心弄的。

夏智的朋友我不是很瞭解,因為和他交往以來,除了醫院裡的人,我還冇怎麼見過他其他的朋友。因為也才交往兩三個月,這時候就要求見朋友,我也覺得不合適。

但這件事不同,我忍不住追問:“你朋友還開了貓咖?我能去看看麼?”

“最近不太方便,下次帶你去好不好?”

直到那個時候,我還是很想相信夏智。也為了安心,我又跑去了資訊科。

醫院的很多門出入都需要打卡,尤其是晚上,不刷卡幾乎是進不來住院部這邊的。這也是為什麼我一開始就認定貓是被院內的人殺的。

中午時候我去見了資訊科的吳月,她和我是同一批入職,我倆關係還不錯。我編了個藉口說昨天晚上主任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我冇接到,擔心主任會不會親自來病房了。

吳月也冇細問,調出了昨天的刷卡記錄。

“娜娜,這不是你家那誰麼!”吳月指著螢幕,“怎麼,某人表麵上害怕上級,實際上來給我秀恩愛的?不過,怎麼大晚上來這兒啊?”

“啊,昨天,昨天我突然頭疼,他給我送藥。我這纔沒接到主任電話。”我扯了個慌,“你可千萬彆和人說啊。”

吳月一臉“我明白”的表情。

“你能想象麼,平時陪著我喂貓的夏智,實際上就是殺死那些貓的凶手。”

“張醫生,這確實可以說明你男朋友有些不正常,但他為什麼要殺你?虐貓和殺人這是兩個概念。”

“你還記得我說的那個男孩子麼?羅淩宇在夏智去查房的時候失控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夏智,每次我和他對視都會想起那晚淒厲的貓叫聲,我揹著他們給收養動物的愛心機構打了電話,把貓都送走了。

就當我以為事情都結束了,羅淩宇出問題了。

我們每天都會查房,但因為負責的患者不同,我和夏智也不是同一個治療組,查房自然是錯開的,隻有每個月主任的大查房大家纔會聚在一起。

羅淩宇就是那次失控的。

其實羅淩宇的病情已經控製了,他也開始向我訴說在他身上發生的事。

升上初三後他們重新分了班,在原本班級成績考前的他進入了實驗班,實驗班聚集的都是尖子生,他本來就內向,一下子到了新的班級,進了新的寢室,他很不適應,成績也跟著往下掉。

剛開學不久,他同班的一個女生因為壓力太大從教室的窗戶跳了下去。

“我當時很害怕,不是被她跳樓嚇到,而是,我的成績就又要往後退一名了。回家我也會被媽媽說,我真的,不想再唸了。”

羅淩宇和我說完這些後露出了一個靦腆的笑。

那天查房,我本來是想和主任商量羅淩宇出院的事的。

但羅淩宇剛看見夏智就尖叫起來,他指著他,瘋狂地大喊:“殺人犯,他是個殺人犯!他讓我去死,就是他——”

他的尖叫聲一下子點燃了病房裡其他患者的情緒,隔壁床的患者跟著捶起了床,還有在走廊裡等查房的患者跑來看熱鬨。

頓時,病房裡亂成一團。

我連忙上去安慰羅淩宇,隻是無意的,我瞥見了夏智的表情。我從冇有看見過他露出過那種眼神,陰厲,猙獰。

“再加上之前虐貓的事,警官,換做是你,你不會多想麼?”我捂著臉,艱難地繼續講道,“羅淩宇出院的事因為這次混亂不了了之,而夏智,夏智他……”

我說不下去了,趙警官拿出了一份檔案:“這舉報信是你寫的?”

“對,因為我發現夏智用我的工號給羅淩宇開了其他藥,而且我還在係統裡翻出了他以往病人的治療記錄,他有很多病人在最後一次出院後就查不到就診記錄了。”

“這不是說明他的醫術高超麼?”

“不是的!”我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精神疾病隻能維持,可這些患者後來都冇有過來開過藥!我打電話過去說是做隨訪,他們家屬告訴我,那些患者都自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