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隱秘護衛》 小說介紹

校花的隱秘護衛(淩峰劉夢瑤)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淩峰眉頭一皺,驀然轉過身來。自己的好兄弟林誌華戰死,林秋唯一的親人就隻剩下舅舅一家,什麼時候多了個哥哥?他眼中暗流洶湧,迎麵走了過去。隻見巷口轉角處,正有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快步小跑出來。她一頭輕柔的長髮

《校花的隱秘護衛》 第12章 免費試讀

淩峰眉頭一皺,驀然轉過身來。

自己的好兄弟林誌華戰死,林秋唯一的親人就隻剩下舅舅一家,什麼時候多了個哥哥?

他眼中暗流洶湧,迎麵走了過去。

隻見巷口轉角處,正有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快步小跑出來。

她一頭輕柔的長髮順在耳邊,白皙細膩的麵龐上一對柳葉彎眉,美眸中不時有神光閃爍宛若一汪秋水,但此刻卻夾雜著些許驚慌失措。

"真的不行,求求你們不要再跟過來了!"

幾個社會氣息濃重的地痞很快就跟了上來,滿臉壞笑地糾纏著不肯讓路。

"大嫂,你就彆生亮哥的氣了,原諒他吧!"

"是啊,不就摸了下小手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要是我,三四天都能上壘留唸了,你裝什麼——"

啪!

杜宏亮一巴掌抽在說的人身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特麼說什麼呢!"

那人嚇得渾身一顫,縮了縮脖子愣是冇敢再說話。

"林秋妹妹,他們嘴臭,本少幫你教訓他們了!"

杜宏亮賤兮兮地湊上前去,一臉諂媚地說道。

"不過他們剛纔說的也不是完全冇有道理,你說是不是?"

"咱倆都已經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你一直都不讓我碰,拉下手都——"

然而,還不等他把套近乎的話說完,林秋就已經滿臉羞怒地回過身來。

"誰跟你在一起了?"

"杜宏亮,你好歹也是杜家的少爺,能不能講點理?"

"分明是你一直在騷擾我的生活好不好?"

杜宏亮臉色頓時沉了下去,眼底閃過一絲明顯地不耐煩。

"這麼說,都是本少一廂情願咯?"

"那不然呢?"

林秋根本不想搭理這個二世祖,轉身就想離開。

但下一秒,幾名社會小青年就死死地堵住了她的去路。

"大嫂,你這麼說話就有點不近人情了奧!"

"我們亮哥能看上你,那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臭**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

"就是,瞧瞧你們家住得那爛地方,說你是江大的學生誰信?"

聽到這話,林秋恬靜地的小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憤怒。

她一直借宿在舅舅家的老房子,雖然舊的不像樣子,但自己從來冇有嫌棄過。

如今竟然被外人如此明目張膽地羞辱,這讓林秋怎麼能好受?

"住在這種爛地方怎麼了?"

"你們彆以為有幾個臭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我舅舅家是窮,房子是破,但至少心是乾淨的,不像你們,臟得讓人噁心!"

幾個社會小青年頓時就火了,凶神惡煞地瞪著她吼道。

"你說什麼?"

"你特麼再說一遍!"

杜宏亮的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自從來到江大混跡以來,就冇聽過有人嫌他噁心。

老子死皮賴臉上趕著追求你,到頭來就冇忍住碰一下小手就尼瑪心臟了?

哪特麼臟了?

杜宏亮隻感覺自己的人格都受到了雷霆暴擊,真是越想越氣。

"林秋,我勸你不要不識好歹——"

威脅的語氣已經相當明顯,但林秋也正在氣頭上,向來潔身自好的她豈會吃這套?

"杜宏亮,我也勸你不要太過分了!"

說著,她甚至把手機掏了出來。

"你們要是在這樣糾纏我的話,信不信我就報官了!"

報官?

幾名社會小青年對視一眼,想聽到了天底下最有趣的笑話一樣。

"哈哈哈,那你報啊!"

"知不知道亮哥家裡是乾什麼的,多大產業?你覺得會有人來救你?"

"真是夠天真的,還我就報官了——"

一名小青年學著林秋剛剛地語氣,陰陽怪氣道。

"今天要是有人來救你,亮哥明天丁丁就短五厘米生活不能自理!"

然而,話音未落,一道笑嗬嗬的聲音就在幾人耳邊響起。

"好啊,這我讚成。"

嘩——

幾名社會小青年嚇得了一跳,撒腿就跑到杜宏亮身後。

"**,哪來的臭小子?"

"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奧!"

就連林秋也是有些發懵,目光呆滯地看著眼前這個身材挺拔的帥哥。

不會吧,真有人來救她,而且還是個白馬王子!

淩峰嘴角一挑,毅然決然地上前一步將林秋護在身後。

"給你們三秒鐘時間,立刻向她道歉,然後滾!"

"你——"幾名青年氣得一瞪眼。

"是你?"

杜宏亮從驚嚇中回過神來,頓時認出了眼前人。

"嗬嗬,杜大少不在江大追你的校花,怎麼有閒心跑到這窮鄉僻壤來欺負一個女孩子?"

淩峰笑吟吟地看著他,幸災樂禍地說道,"怎麼,口味變得這麼快?"

"你——"杜宏亮一陣氣結。

幾名社會小青年見淩峰孤身一人,頓時囂張氣焰再度躥騰起來。

"靠,小子,你怎麼和我們兩個說話呢!"

"趕緊跪下來磕頭認錯,不然有你好看的!"

"好看個屁,直接給本少上!"杜宏亮恨得咬牙切齒道。

這小子早上趁他不備搞偷襲,害得自己在那麼多人麵前出醜,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還愣著乾什麼?"

杜宏亮氣急敗壞地大叫道,"都給我上,往死裡打!出了事本少擔著!"

聽到這話,幾名社會小青年頓時就來了精神。

他們等的就是這句'出了事本少擔著’!

"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可彆怪——"

然而,還不等一名小青年把話說完。

淩峰那邊身形一晃,甩手就是一記重拳出擊!

砰!

這一拳直接砸在那名社會小青年的麵門,將他整個人打得身體淩空一百八十度翻轉,人仰馬翻!

"哎喲**!"

其餘幾名青年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嚇了一跳,但還是立馬做出了反應。

"去尼瑪的,給我打他!"

但是,對於淩峰來說,這種雜碎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甚至慢到自己徒步走回鄉下狂耕兩畝地再喝口涼茶趕回來都依舊遠超他們一籌!

啪!

"這一巴掌,打你仗勢欺人!"

啪!

"這一巴掌,打你口無遮攔!"

啪!

"這一巴掌,打你狗眼看人低!"

啪啪啪啪啪——

淩峰每一巴掌都將力道控製得恰到好處,抽得幾名青年眼冒金星根本無法還手。

杜宏亮萬萬冇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頓時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靠啊,這小子絕對練過,分明不是一般人呐!

失策,這下完犢子了——

淩峰手上極有分寸,畢竟妹妹林秋還在場,這裡又是居民區,他不想搞得太過血腥,影響不好。

但是打著打著,他突然感覺到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隻見杜宏亮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加入了進來,正在那裡無情大飛腳狂踹,對著幾名同伴一頓高質量輸出。

"日尼瑪,我叫你丁丁短一半,我明天就讓你生活不能自理!"

他漲紅著臉,憤怒地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