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憐楚亦舟》 小說介紹

雲憐楚亦舟男女主角(雲憐楚亦舟)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潯桑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第5章“奶!奶!快出來!小嬸抓到魚啦!”還冇進門,二郎就開始叫喚,張婆子拎著個笤帚出來,臉拉的老長。“叫魂呢?你奶我還冇聾!”“奶,是魚,小嬸抓的!”沈二郎放下盆,張婆子一眼就看到薑妙手裡兩條大鯽魚。“

《雲憐楚亦舟》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奶!奶!快出來!小嬸抓到魚啦!”

還冇進門,二郎就開始叫喚,張婆子拎著個笤帚出來,臉拉的老長。

“叫魂呢?你奶我還冇聾!”

“奶,是魚,小嬸抓的!”沈二郎放下盆,張婆子一眼就看到薑妙手裡兩條大鯽魚。

“哎呦,這咋抓到的?”張婆子接過來,一臉稀罕,魚可不好抓,要不然村裡家家都能吃上肉了。

“小嬸下水用衣服兜的......”

“下水?你們下水啦?”張婆子臉色冷下來,清泉河不淺,年年都淹死人,她千叮萬囑家裡的孩子不要靠近河邊,為了口吃的把命丟了那是得不償失。

“娘,我就站在河邊,這魚不怕人,一兜就兜住了!”薑妙一臉討好,本就嬌軟的長相賣起乖來更是讓人冇了脾氣。

“不許有下次,二郎跟大丫更不許獨自去河邊,聽到了嗎?”

“知道啦,奶!”兩人都點點頭,張婆子才作罷。

“放缸裡養著,等老三休沐時候吃。”

薑妙內心淚流滿麵,離沈宴清休沐還有三天,她想明天就吃。

“娘,相公讀書辛苦,身子都清減了,媳婦想明天燉點魚湯給他補一補.......”

沈宴清就是她的命根子,聽到薑妙的話張婆子果然遲疑了。

老三用功,經常熬夜讀書,確實需要補一補。

“那明天先做一條,剩下一條留著老三回來再吃。”

“哎!”看著薑妙開心的眼睛都眯起來,張婆子有些好笑,到底是十幾歲的小姑娘,還饞肉。

罷了,沈家男人忙地裡活,許氏也懷著身孕,都需要補補,明天就好好吃一頓。

“你明天去鎮上送帕子,順便給老三把飯捎過去。”

薑妙一臉懵的點點頭,帕子,什麼帕子?

她回屋看到床頭的針線筐,裡麵幾條已經繡好的手帕,白色的絹布上繡著紅的、粉的小花,嬌豔可愛,能看出來原主的繡工很好。

薑妙摸著未繡完的帕子,她有原主被賣到沈家後的記憶,但之前的記憶彷彿被蒙了層白霧,她絞儘腦汁都想不起來。

原主就是書裡的一個小炮灰,家裡估計也是鄉下人,遇到災年把她賣了。薑妙不再多想,她穿到原主身上,就代替她好好活著。

薑妙梳理完記憶,拿起針在帕子上繡了隻蝴蝶,她融合了現代的繪畫技術和繡技,這隻蝴蝶惟妙惟肖,落在小花上像活了一樣。

薑妙有些驚喜,她找到發家致富的路了。

她本來還想著賣小吃,但賣吃食需要成本,沈家冇做過生意,張婆子肯定不會給她錢,但賣繡品就不一樣了。

原主賣繡品是過了明路的,薑妙前世就愛鼓搗這些小物件,她點子多,在現代看過的花樣也多,隻要找到商機,何愁賺不到錢。

薑妙一時間乾勁滿滿,做的夢都沁甜。

第二天輪到薑妙做飯,王氏不放心守在廚房裡。

薑妙有些尷尬,以前原主做飯不是故意燒糊就是飯還夾生,為了偷懶她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最後都是王氏給她收拾爛攤子。

“大嫂,我來吧。”她擦了擦手,接過菜刀。

“你能行嗎?”今天還是做魚,沈家半年冇吃過肉了,這要是讓她做壞了......王氏有些狐疑。

“我想親手給相公做魚湯,”薑妙臉有些紅,這麼羞恥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臉都要臊死了。

王氏點點頭,不再多說,人家小夫妻恩愛,她也不能攔著不是。

薑妙將魚洗淨切斷,鍋中放油兩麵煎至金黃,香味都出來,張婆子跑進來看了一眼.

“怎麼放這麼多油!”

薑妙心裡一緊,“娘,油放多了才香,對身子補,相公也愛吃......”

張婆子臉一板,她能不知道油放多了做菜香,看著薑妙手裡冇個成算,她心尖肉都揪起來,但做都做了,還是給老三吃的,張婆子也不好說啥,就站在鍋邊盯著她。

薑妙煎好魚,倒入清水,放進切好的蔥薑蒜。大火翻滾,魚湯漸漸變得雪白,香味溢位來,廚房裡幾個女人都默默嚥了咽口水。

這魚湯.......可真香啊!

薑妙又從菜地裡拔了棵蘿蔔,切了兩塊豆腐都放進湯裡一起熬,魚湯香濃,蘿蔔的清甜混在一起,彆提多美了。

沈家人多,她做的也多,肯定能分一碗。

等魚湯做好,薑妙又貼了幾個二合麪餅子,巴掌大小,配著魚湯吃簡直絕了。

張婆子把沈宴清的那份裝起來,撿了魚腹的肉放在大碗裡,和籃子一起遞給薑妙。

“去給老三送飯吧,早去早回啊,你的那份我給你留著。”

“知道啦,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