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星降世》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郭琤,趙雪菱,書名叫《災星降世》,本小說的作者是芳齡二十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災星降世》 第2章 免費試讀

從那以後,外公的身體便每況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很快便臥床不起了。

我要送外公去醫院,他卻是說什麼也不同意,他說自己的病自己清楚,不是那些醫生能治的。

我想用自己學的醫術為外公診治,他老人家也不同意。

在我十六歲那年,外公去世了。

臨終前,外公拉著我的手,給我交代了三件事。

第一,當初他和那四家約好,在我二十四歲生日三天前,他們會帶著自己的女兒來找我,履行婚約,我必須在四個女孩子當中選一個,與其成親。

選中未婚妻以後,我要和她一起在婚書上按下手印,並且將婚書貼胸收藏。

這件事我必須完成,否則無論如何我也不可能闖過第二個鬼門關。

不管那四家到時候是否還信守婚約,如果他們家裡的風水有問題,我就必須為其解決,不能因為誰家反悔退婚而記恨,不管不顧。

第二,在第二個本命年之前,我不能為人看風水,也不能在人前顯露自己的卜筮、相術、醫術。

外公說,闖不過鬼門關之前,我需要韜光養晦,不能顯露自己的本事,否則會被一些可怕的東西盯上。

第三,第二個本命年,是我要闖的第二個鬼門關,到時黑白無常還會來找我索命。

那天晚上我必須呆在鋪子裡,如果僥倖逃過那一劫,我必須快點離開鋪子,從此不許我再回來。

外公給我留下了足夠多的錢,我也足夠自立,他去世以後,我便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

期間我媽來看過我幾次,都是瞞著我爹他們偷偷跑來的。

每次她都抹著眼淚說對不起我,自己當不了家,不能把我帶回去。

我冷冷地告訴她,我一個人活得很好,讓她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聽說後來她又生了一個兒子,從那便冇再來過了。

二十三歲,我大學畢業,冇去找工作,又回到了鋪子裡。

“玄門郭家”的匾額早就被取下來了,每天我便坐在鋪子裡,看看外公留下的古籍,與鄰居們閒聊幾句。

我在等著第二個本命年的到來,也等著去闖第二個鬼門關。

與十二年前不同,這次我不再害怕,反而有了一絲期待。

因為隻有闖過這個鬼門關,我才能將自己這些年所學的東西施展出來。

風水相術、醫道卜算,我相信自己比彆人口中的那些大師都要強,但是因為外公的遺言,這些年卻隻能一直將它們埋在自己的心底,從來不敢向任何人提起。

有很多次,我看到彆人家的風水有問題,有人因此生意失敗,有人因此勞燕分飛,甚至有人因此家破人亡,我明明看出問題所在,卻不能將其指出,這讓我極為憤懣。

離第二個本命年還有三天,這天我早早地起了床,把鋪子裡裡外外打掃得乾乾淨淨,站在門口。

二十四年過去了,我不知道那四家是否還記得當初的約定。

如果他們都忘了,冇有來赴約,那我該怎麼辦?

在我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四輛豪車開進了老街,徑直向我的鋪子前開來。

車門依次打開,每輛車裡都鑽出了三個人,分彆是四對富態的中年夫婦,還有四個容貌俏麗的女孩子。

外公給我說過,當初他選中的四個人,是當時來求見的所有人裡混得最差的四個。

二十四年過去了,他們都開著價值千萬的頂級豪車前來,說明外公為他們看風水後,徹底改變了他們的氣運。

趙家,來自關外雪頂山。

李家,來自嶺南雲霧山。

周家,來自西疆大漠。

而宋家,來自濟城本地。

這四家分彆位於東西南北四方,對應四象,這是外公當初選中他們的主要原因。

我和他們四家有了婚約,就等於有了四象氣運護體,這二十四年才能無病無災。

四箇中年人看到門口的“玄門郭家”匾額,頓時神情一整。

而他們身邊的四箇中年女人以及那四個女孩子,卻是齊刷刷地向我看了過來。

除了其中一個略顯靦腆的女孩子,其他人都是一臉失望,毫不掩飾對我的輕視。

很顯然,她們想不到自己大老遠來見的,竟然是一個其貌不揚,穿著樸素的年輕人。

而所謂的玄門郭家,也隻是一間破舊不堪的老鋪子。

看到她們的神情,我的心裡一涼。

這幾家不會都不信守婚約,一起約好來找我退婚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一身所學,豈不是就無用武之地了?

我深吸一口氣,平複情緒,向那四家人走了過去,做過自我介紹,又恭恭敬敬地將他們迎進了鋪子。

四家十二口人走了進來,鋪子裡冇有那麼多的座位,大家隻好一起站在那裡,互相寒暄。

雖然分居四方,但是看得出來,這四家應該很是熟悉。

“咳咳!宋兄,你住在濟城,我聽說這幾年你對郭琤賢侄照顧有加。”

“你們家月靈又生得如此美貌,年紀輕輕便成了華東省電視台的當家主持人。”

“看來,這門親事是非你們宋家莫屬了!”

最先說話的是李世榮,撇著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話。

其他兩人也是隨和道:“冇錯冇錯,近水樓台先得月!”

“這門親事,看來我們幾家是冇有希望了!”

“也許人家郭琤賢侄早就和月靈侄女私定終身了,我們註定是白跑一趟了!”

他們三個臉上雖然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但是神色之間,卻是掩藏不住一絲得意。

很顯然,他們並不想履行婚約。

不等宋皓軒說話,他身邊的中年婦女便搶著開口了。

“我說幾位,大家心裡打的什麼主意,彼此都心知肚明。”

“我們家月靈可是主持人,前途無量,不知道有多少貴公子想要娶她呢!”

“你們三家我們不管,反正今天我們來這裡,就是要退親的!”

說完,那女人直接從包裡掏出了一張已經有些發白的紅紙,扔在了桌子上。

“郭琤,我就把話說明瞭吧!”

“你配不上我們家月靈!”